你好



点开看详细的都是美少女
和美少女们介绍一下我女朋友
@球菌疫苗
没错头像就是她画的

先定一个小目标,比如说在东京买套房。

桃花精和怂货少女

@SS小队 群里的关键词接龙
这个故事的原型是我和相方 @球菌丸和它的马赛克
对 我就是来秀恩爱的


少女18岁了,再过一个生日她就不能算少女了,就这么一个在少女尾巴上摇摇晃晃过日子的女孩,是个怂货。

怂,说的好听一点,就是善良。少女的确是个善良的人,虽然她有时候日子过得不太舒心。

比如说举报在地铁贴传单的时候被骂,不随地扔垃圾的时候被排挤,给人道了歉也被骂……
她做的确实是好事,可是她收获的反应却并不与自己的行为相符。少女也想过自己要改变,她也想要被狠狠辱骂之后像泼妇一样骂街痛快的骂回去,也想很没素质,不想对陌生人很好,不想帮助不认识的人。她也想顺手扔垃圾,也不想让车先行,不想让人先走,不想给人留门……
可是她居然做不到。

可能因为她只是一个怂货吧。

少女的日子继续跌跌撞撞的前行,依然偶尔会被各种屁大的小事气的丧失所有好心情。然后,作为一个泪腺发达的哭包,她再次忍不住被气哭。
怂包虽然怂包,可是她还是很善良,不想别人因为自己的眼泪而困扰,于是她躲起来偷偷的哭。
“诶,你谁啊,在我这哭啥。”另一个女孩子的声音突然出现,吓得怂货少女的眼泪都憋回去了。她回头,一个消瘦而穿着宽大衣服的女孩子倚着一棵不起眼的树,看着她。
“你是谁?”怂货少女泪眼朦胧的问。
“我是桃花精。”然后她拍了拍自己靠着的那棵树,“这棵桃花树里的妖精。”

……
“哦……”怂货少女沉默了一下,“你还真是不像桃花精啊。”
“……”
瘦的像一截树枝一样的桃花精一巴掌就狠狠拍到了少女头上:“滚,别在我这哭,边去。”
怂货少女有点委屈,但是以她奇异的脑回路一时间也想不出为啥被打,怂了吧唧的就要走。然而走出去没几步,就被那桃花精叫住:“站住,回来,我还没知道你为啥哭呢,你就要走。”
“还不是你要我走的。”少女默默腹诽,但依然乖乖的转身回来,再次面对这个有点暴躁的桃花精。
“说吧,你为啥哭,说来让我高兴高兴。”
“……”少女缄默许久,然后憋不住哇的哭出来。
她抽抽噎噎的叙述起来,自己让座反而被骂的事:“有个智障老阿姨抢走了我的座位,把我挤开了,我说这是我给老奶奶让的座位,她就骂我,还说这座位又不是有名字……车上很挤,这么多人,就看着我被她骂……其实这个让座的人可以有很多,也可以没有……但为什么就是我去让的……我很累啊,我上一天的课,放学还要被人骂……”

桃花精静静的听着,在少女终于平息下来,停止哭泣后,她一把拉起了少女的手,说:“走,带我去见那个老不死,让我怼死她!”
桃花精的手很凉,熨帖的包裹着少女手腕处的肌肤。少女怂性质发作,摇摇头,拒绝了。桃花精哪里管她这些肢体语言,扭头就要走。但是走了几步之后,桃花妖的脚步停了下来。
她回头,对着一脸不明所以的少女说:“我不能离开自己本体太远。”然后露出一种古怪而懊恼的表情。
少女看着她这一系列宛如演戏一般的行为,后知后觉的眨眨眼,笑了出来。

去她的老阿姨,爱坐就坐吧,我管她如何!
想通了这一点的少女,舒出一口胸口的浊气,笑得更加开怀了。
她笑得太高兴,没看到桃花精看她像是看智障一样的眼神。

莫名的,两人开始时不时在这棵蔫不拉几的桃花树前见面。少女见过不少善和恶,但是她第一次见到桃花精这样,会毫无理由对她好,把最直接的善毫无保留的呈现给她。少女想了想,她大概了解了,这个世界会有人只带着恶意来伤害你,也会有人揣着真挚的善意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塞到你怀中。
少女有什么不开心就和桃花精讲,因为这些事情即使和父母说,也会被认为是她自己的过错。但是桃花精不会,她好歹是个妖精,看事情还是蛮客观的,但是一点也不理智。
因为她会被少女的经历气到眼前发黑,然后直接提袖子要揍人。
虽然她一直揍不到就是了。

少女觉得这样很好,有人听自己倾诉却又搞不出什么麻烦事来。
可是桃花精却非常不满意。屡次想要揍人揍不到真的很让她窝火。
她在自己那棵破树上靠着思考了一整晚,觉得要让那个傻妞想办法答应自己把那些混蛋玩意骗到这里才好。可是傻妞不同意。
桃花精觉得自己的叶子都快掉光了。不过冬天要来了,掉叶子也是很平常的事了。一直烦恼傻妞的事让桃花精都没有意识到季节的变化,直到她毫无征兆的打了一个冷战。
她抬头看看天空,下雪了。

少女结束了期末考试来再找桃花精时,发现她有些怏怏的靠着树。“你怎么了?”
“……”桃花精把眼皮一翻,爱答不理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回答。
少女早习惯了桃花精偶尔赌气的样子了,她猜想桃花精生气是因为自己太久没有来看她。于是她非常亲密的凑上去,用额头抵着桃花精的额头,微笑着说:“不要生气嘛~你看我不是来找你了吗。”
“……谁想要你来了。”桃花精不满的嘟囔,嘴角却抑制不住的翘起来。人类的体温通过那一点小小的肌肤接触传递过来,使这个并不怎么光鲜漂亮的小妖精暖和起来。

少女离开后,桃花精安静下来,她切实的感受到冬天的寒意在侵蚀自己。她抬头看看自己那棵光秃秃的本体,又垂下头陷入沉思。

之前,少女问桃花精:“你怎么不开花啊?”
桃花精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白眼:“智障,现在是秋天,开个屁的花。”
“我当然知道是秋天啊!可是你不是妖精嘛?”
“我虽然是妖精,可是是一个快要死的妖精,为数不多的命要自己留着慢慢活着,开什么花。”语气轻松,听不出什么认真的地方。少女也权当她在放屁,并没有在意。这个话题就被简单的揭过了,淹没在她们之间又多又无聊的谈话中。

桃花精在寒冷中却想起来这段话,她并不算好看的脸上,透出一片迷茫来。

少女又嘤嘤嘤哭着来的时候,春天就快要到了。刚刚开学,她就被自己的傻逼室友怼的十分生气,却因为怂而没有任何办法。桃花精又提议要她把那个室友骗来,少女也又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少女真的是个很善良的怂货啊。

哭唧唧的少女再次在这个喜欢爆粗口的泥石流一般的妖精这里获得了安慰,再次短暂的忘掉了不快,重新露出微笑。桃花精目送她离开,心中突然难过起来。
妖精有心吗?大概有吧。
至少桃花精在看着自己心爱的,唯一的女孩子如此被人欺凌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时,她非常非常难过,胸口的压迫感令她十分不适。
不过,所谓的不适感可能并不是心在难过,也可能只是她日渐虚弱的后果。

管它有没有心。我就是难过!桃花精想。

不过桃花精也很快失去了难过的心思了。即使天气渐渐暖和起来了,可是跗骨的寒意却没有丝毫要减少的意思。算了算,快要到桃花开花的时节了。
桃花精拢了拢自己单薄的衣衫,想起了那个怂货少女。
“你继续怂着吧,你的善良和温柔很好。可我不好,我不能好好保护你。不能让你愉快幸福又怂而善良的活下去。”桃花精对着空气喃喃着。
少女听不到,她也不可能听到了。
“对不起。”桃花精说。

当少女再一次到来时,她看到了那棵永远死气沉沉的桃花树盛开了满树的花朵。粉色的,艳丽的花朵,像是要燃烧起来一样。初春并不温暖的风吹过这些美丽的花朵,卷携了无数的花瓣,迎着少女的面而来。
像火焰,像雨滴,像亲吻,也像那个一直站在树下的妖精。

热烈而不伤人,犀利而温柔,美丽而真切。
少女站在这片桃花花瓣的雨中,流下眼泪。

第二天,少女再来时,桃花树的所有花都谢了。桃花精也不见了。
桃花精不漂亮,嘴巴又硬又臭,也没有通天的法术,甚至连离开自己的本体都做不到。
可是她有爱。
她爱着这个怂巴巴的目前勉强可以称作少女的女孩子。
这就够了。
她是最棒的妖精。

少女愣愣的看着那棵桃花树发呆。然后突然身后响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这棵桃花树昨天开的花可真好看,可惜今天就死掉了,是回光返照吗?”少女回头,看见一个和桃花精一点也不像的女孩子在说话,然后她又哭了出来。
“诶?你哭什么?被谁欺负了?我帮你打他?”
“喂?别哭了?怎么啦?”
“不要哭啊!到底怎么了嘛?”
END

评论(3)
热度(9)
  1. 球菌疫苗喵李 转载了此文字
    说点什么
© 喵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