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点开看详细的都是美少女
和美少女们介绍一下我女朋友
@球菌疫苗
没错头像就是她画的

先定一个小目标,比如说在东京买套房。

鸟蝙 家教au 7

蔬果店的老板有点为难。他本来平时在这个时候应该已经闭店打烊了,但今天他被一单临时的生意拖延,当他解决完这单生意之后,打算打发那个在这里打工的小伙子回家时,电话又响了。韦恩庄园希望他提供一批新鲜的水果过去,价格优渥,只要保证可以送到就好。

 

老板看了看那个正在店里收拾东西的少年,说:“托德……”

 

阿福在处理完牛排之后,去仓库里准备拿一些水果。然后他就被仓库里的满地狼藉震惊了。

各种食材凌乱的散落一地,有得被撞击或重压的看不出原型,这些被蹂躏的食材和倒在一边的架子,以及陷在食材上的脚印,指出了唯一的犯人。

 

阿福很难保持他作为一个英国人的绅士风度,翻了一个白眼。

 

阿福也很为难,他在思考了现状以后,得出了结论:今天是铁定没时间准备餐后甜点了,而且水果们几乎没有幸免于难的。阿福在看了看并不早的天色之后,担忧的去打了电话给蔬果店。

 

杰森也很为难,或者说,很无奈。

他在一天的打工结束之前,被老板叫住临时要求加班,他虽然想拒绝,可是老板看起来的确非常为难,而且平日十分照顾他。杰森想想母亲,反正今天母亲被托付给姨妈照顾,何况加班也有另外的薪水拿。

杰森此时为自己前不久的愚蠢想法感到痛心。因为他现在推着一辆突然坏掉的电动车,载着一大车娇贵的水果,向着坐落在郊区的韦恩大宅走去。

 

阿福看着大家纷纷就坐开始准备用餐,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忍不住看了一眼餐厅里那座古老的落地钟——他早早打电话要求送来的水果,本应该在开饭之前就送到的。阿福看了看一派祥和安静用餐的大家,决定离开一下。

他走到布鲁斯的身边,俯身耳语几句,然后布鲁斯点了点头,阿福向各位用餐的大家深鞠一躬后,默默离开了。

 

阿福离开后,布鲁斯咽下嘴里的一小块食物,向着低头一个个恪守餐桌礼仪的孩子们说道:“我觉得我们来一点餐桌上的谈话也不是不可以。”

 

迪克,达米安,提姆闻声纷纷抬头,布鲁斯手指交叉,手肘抵在桌上,看着这3个各怀心思的孩子。他们三个不约而同的相互侧头打量,然后收到了不同程度的白眼或敌视。各自收回视线,每个人脑子里又同时在想同一件事:

这是一个好机会。

 

 

杰森在迷路之后又寻找了许久正确方向之后,终于看到了韦恩庄园。可是仅仅是看到还是远远不能到达的。昏暗的天空中,积蓄翻滚了许久的乌云,终于开始放肆的降下雨水。

杰森觉得这是他最糟糕的一天。

 

阿福挂掉了电话,忍不住叹气。他刚才和蔬果店的老板确认,得知了在两个小时之前他订的水果就已经由一个年轻的店员拿走送去了,但是为什么现在还没有送到就不得而知了。老管家忧心忡忡的看着窗玻璃上滑下的雨滴,又叹了一口气。

 

此时的餐厅,丝毫没有意识到外面的风雨的四人,正沉迷与相互之间的争辩。布鲁斯默默的聆听着他的儿子和学生们言辞的碰撞和交流,没有任何表现。而正在争论的三人一边留心着安静的布鲁斯,一边大脑和嘴唇都不曾停歇。

迪克毕竟是在读大学生,见识和经历较多,观点和立据都比较成熟而沉稳。

提姆则表现出了他极其丰富的知识储备和优秀的记忆力,论据充实有力。

而达米安虽然在积累和见识上不及两位年长的哥哥,但是却十分擅长诡辩和布置逻辑陷阱。

三人各有长处,并没有逊色的一位,而且彼此也都想在父亲或老师面前表现一番,气势也不相上下。虽然他们语言往来间并没有过激的词语,但是眼神交流间却是火花四溅。

 

“格雷森你快给我闭嘴,你都从我父亲这里出师了就不要来刷存在感了!”

“达米安你还小,大人说话的时候还是安静一点好。”

“你这个跟踪父亲的变态,你那点想法我都知道,快住嘴,不要逼我向父亲告发你。”

“布鲁斯的儿子,请你不要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说出这种有明显侮辱意味的话,你的幼稚也不适合参加这种高深的讨论,快停止吧。”

……

 

天知道这些聪明人是怎么做到暗地交流这么多信息的。

 

布鲁斯依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也没有特殊的表情,可是眼底却有淡淡的泉水一样的情感在流淌。

 

杰森终于抵达了韦恩庄园。他有点晕头转向了,雨水浇的他很冷,他把外套脱下来盖在了那些水果上,自己仅穿着一件t恤冒着大雨走来了。他没花什么功夫就摸到了门的位置,混沌一片的大脑并不能支持他做别的思考,然后他敲响了门。

 

 

聚集在餐厅的人都听到了叩门的声音,正在给争辩的口干舌燥的少爷们斟满葡萄汁的阿福,立刻放下瓶子,前去应门。

然后在一片安静中,大家隐隐听到了阿福在和一个人说什么,然后就是重物落地的声音。布鲁斯抬手在空中做了一个下压的动作,示意3个男孩重新坐回座位。不一会阿福回来了,他说:“布鲁斯老爷,请您离席随我来。”他鞠躬,“请各位少爷们继续用餐。”然后布鲁斯和阿福离开了,留下了三个面面相觑的男孩。他们都很想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们也尊重并相信布鲁斯和阿福。

 

布鲁斯看着裹着一条大毛巾斜躺在沙发上人事不知的杰森,和阿福对视。阿福:“这是我叫来的送水果的送货员,没想到是您的学生,还昏倒在门口。”

老管家对着布鲁斯微微前倾身体,说:“看来今天是没有餐后的水果和甜点了。”

布鲁斯点点头,伸手摸摸了湿漉漉的少年的额头,有点烫。

 

此刻餐厅的三人还不知道,他们的一位强敌出现了。


评论(7)
热度(93)
© 喵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