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点开看详细的都是美少女
和美少女们介绍一下我女朋友
@球菌疫苗
没错头像就是她画的

先定一个小目标,比如说在东京买套房。

鸟蝙 家教au4

“老爷,达米安少爷,今天是不是不必用晚餐了。”

甫一进家门,阿福就对父子两说道。                

“怎么了阿尔弗雷德,你身体不适吗?”布鲁斯有些心虚的问道。

“多谢您的关心,”阿福鞠躬,“我很好,只是您的健康将会让我担忧。”

达米安偷偷躲着布鲁斯背后企图溜走:“还有您,达米安少爷。”被点名的达米安乖乖站好。

“如果你们二位执意要把垃圾食品一直作为晚餐,那我就不得不为你们的健康问题而顾虑了。”

“阿尔弗雷德,这是误会……”
“如果您要说您身上十公里外都可以问到的垃圾食品的油烟味和达米安少爷嘴边的番茄酱是误会的话,恕我无法认同您的意见。”

“……”

“……”

 

布鲁斯·韦恩因为背着自己的管家偷偷买了一个汉堡,还被自己儿子吃得只剩一口面包,现在正在接受来自管家先生苦口婆心的教导。

 

还好晚餐照常,但是管家先生端来的牛排上却有不少绿绿的小豌豆。布鲁斯深深叹了一口气,认命的拿起了勺子,吃干净了那些他所痛恨的小圆球。

天,豌豆的存在真的不是一种为杀人研制出来的毒药吗?

布鲁斯强忍着呕吐感,咽下了豌豆,外表还是一副优雅的用餐姿势。一眼识破父亲伪装的假象的达米安,不顾阿福所教导的用餐礼仪,举着盘子和叉子把布鲁斯的豌豆全部拨到自己这边。

布鲁斯揉了揉达米安的脑袋。站在一边的阿福无奈的笑了。

 

今天也没什么波澜平淡的度过了。

 

 

提姆在家里收拾完了颜料,自己随意煮了点东西吃,再完成了布鲁斯留下的作业,已经是11点了。空荡荡的家里,只有自己一人,宛如孤魂。提姆打开电话留言,毫不意外的听到来自父母的留言——他们今晚也不回来。

提姆关掉没有说完的留言,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整洁的房间里,只有床头堆满了书。

这是那天提姆跟踪布鲁斯时,和布鲁斯买了一样的书,所有。

布鲁斯喜欢一次去书店就买很多回家,省了反复奔波的麻烦。囤在家里慢慢看。他的这个爱好差点让那天提姆在回家路上累倒,毕竟要搬体力搬回去那么多书并不容易,还好途中有一个前额挑染了白发的少年帮了他一把,才顺利的回到家。

 

提姆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看完了所有,然后在第二天的课堂上睡着了。

彻夜读书的经历提姆不是没有过。在深夜里一人无法入睡的时候,好像只有书本可以给他一点慰藉。在他为解一道题目而不知不觉做到天亮时,他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对抗孤独的好方法。

可是题目终究是冰冷的。

提姆依旧在深夜里,孤独的清醒着。

 

 

但是这次不一样。文学是有温度的东西,它会令你哭令你笑,使你寒冷或把你灼伤。在那个彻夜未眠的夜晚,提姆爱上了文学。

不过,不管书中的文字给提姆带来再多的情感,他内心深处,一直保持着小小的喜悦。

 

我离韦恩先生更近一点了。

 

如此微小的情感,陪伴着提姆,像是火苗,在孤独的黑暗长夜里,缓缓燃烧着。

 

 

同样是夜晚。杰森也在自己的家中度过。

父亲没有回来。这是好事。于是他安顿了体弱的母亲睡觉之后,也早早睡下来了。

其实他这么早是睡不着的,可是母亲的睡眠很轻,他不愿惊扰到她,于是躺在床上,望着黑暗的天花板发呆。

 

没由来的,他想起了白天打工时,韦恩的微笑。

真是好看。

少年毫无杂念的赞美道。

那样一个高大英俊,而且博学且打斗一流的男人,居然会对着自己汉堡微笑,真是不可思议。

这种奇异的反差,使杰森心中有点奇怪的感觉。

他从未体验过这种感觉,虽然陌生却又并不讨厌。

 

杰森捂着自己的心脏,像是在确认着什么一样,然后睡着了。

 

 

“迪克·格雷森,你的假期被批准了!”

迪克被这声通知一下从梦中惊醒,他从刚刚趴着睡过的键盘上离开,随手撤销了满屏幕的乱码,将电脑设为待机。他站起来,将搭在椅背上的外套披在肩上,然后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嘿,迪克,我和你说话你听到了吗?”

“当然听到了,帮我订明天去哥谭的机票。谢了。”

“你又回哥谭,放假不去哪里旅行吗?”

“不了,我蛮久没见我的老师了,我去看看他。”

“什么老师啊,让你惦记这么久。”

迪克又打了一个哈欠:“我的家教。”


评论(9)
热度(104)
© 喵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