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点开看详细的都是美少女
和美少女们介绍一下我女朋友
@球菌疫苗
没错头像就是她画的

先定一个小目标,比如说在东京买套房。

【原创】不同 6 现代设定 艾利同人

不同【六】

利威尔曾经是个混混。独来独往,从不与人结伴,是个有着十分严重的洁癖人。以他的性格,想要舒服的在他出生的这片混乱的街道上生活下去,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他做到了。

而且没有任何人胆敢随意挑衅他,比如说,弄脏他的鞋子。原因很简单,没有人可以打得过利威尔。这种充斥的简单暴力的街区,奉行着同样简单粗暴的原则——强者至上。
当然,利威尔遭遇过无数次暗算和围攻,但每一次他都是那个在一群七倒八歪的混混中,唯一一个站着的男人。浑身血污的他,跨过那些渣滓和败类,从被围堵的暗巷里走出,脸上满是嫌恶。
对自己不洁的嫌恶。

他很早就知道自己是个gay了。

这种街区的女人,大多是妓女。每每天黑,她们就会衣着暴露风情万种的站在门口,身上有着廉价的香水味。利威尔厌恶那种过于浓烈的香气,对那些女人们几乎赤裸的身体没有任何兴趣。当他偶然听到同龄的男孩们在讨论性的话题时,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的不同。

他没有父母,没有人可以教给他这些事,他所有的性知识几乎都是从那些男人们下流的脏话里得到的。

所有的这一切,令他的青春期充满了无法言喻的困难和艰辛。
直到他17岁的时候。

17岁之前,他没有想过要走出这片街区。他从这里出生,即使再厌恶这里的人,他也没有想过要离开。他知道,自己属于这里,和这里的人没有什么不同,一样的肮脏不洁。洁癖,像是一种病态的自我安慰。
但17岁的时候,有个男人出现了。
他叫埃尔文,是个有着良好教养的出身优渥的男人。他把利威尔从黑暗肮脏的街区里拉出来,领着他进入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一切都井然有序,干净整洁。天空明亮,和他年龄相仿的少年少女们穿着漂亮统一的服饰,说笑着走进方方正正的高大建筑里。
这是利威尔在接触这个不同世界时,第一次所看见的。

后来,利威尔在考虑开便利店的地点时,选中了负担租金有些困难,但接近一所学校的地方。

再后来,在朋友开的酒吧里喝酒时,遇到一个走错的小鬼。

再再后来,一个星期以后,他在自己的店里再次见到了那个小鬼,小鬼睁着漂亮的绿眼睛,满脸都写着你还记得我吗?这样的问题。而且小鬼穿着,和他17岁那年见到的,一样的制服。

代表着与自己曾在世界不同的一切的,干净整洁的制服。

……………………

………………

…………

……

艾伦依稀觉得自己醒了,但又觉得自己自己在做梦。身体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周身弥漫着闷热感。艾伦感到眼皮发烫,灼灼的熨着自己的眼球,为了舒缓这种不适,他奋力令眼皮与眼球分离,最终睁开了眼。
艾伦看着完全陌生的天花板,花了很长时间,才想起自己睡着之前的经历,但仍有些记忆模糊不清。艾伦知道自己在生病,但却没有太大的不适感。强撑着身体坐起,艾伦看见放在床头的药片和水杯,还有一身叠好的睡衣。

利威尔先生照顾了生病的自己。

立刻明白了这个事实的少年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一时间不知是该喜悦还是该担忧。
自己的手机早就没电了,他看看时钟,已经是下午一点了。他穿上那套有些小的睡衣——蓝色的画满了姿势扭曲的一模一样裸体人的长袖睡衣。艾伦顾不得对睡衣的图案好奇,急忙推门从房间里出去了。

客厅里,利威尔蜷睡在沙发上,即使他个子不高,也很难在沙发上伸展身体。艾伦从房里出来,刚好可以看见利威尔疲惫的睡脸。艾伦忍不住走近沙发,清楚的看到利威尔眼睛下泛着青色,眉头紧紧皱着,好像在做什么不好的梦。他穿着宽松的白色T恤,因为屈起肩膀,凹陷的锁骨可以轻易从领口处窥见。少年咽了咽口水,想回身去房间里拿一条薄被,但却一脚踢在茶几上,发出不小的响动。艾伦一下疼的屈起身,却又拉动了背上淤伤的肌肉,他几乎痛出了眼泪,但又拼命压抑着声音,深怕吵醒了那个因他而如此疲累的人。
艾伦回头小心翼翼的观察利威尔的睡脸,看见对方并没有被吵醒的样子,一瘸一拐的拖着痛脚安静的离开了,不一会又拿着薄被回来,轻轻的给利威尔盖上。

然后就地坐着,盯着利威尔看了许久,但病毕竟没有全好,不多时就感到昏昏沉沉的,趴在利威尔睡的沙发上,再次睡去。
在少年的呼吸变得绵长而平缓时,利威尔睁开了眼。他眼神清明,略含笑意的看着眼前这个熟睡的少年,非常非常轻柔的摸了摸少年蓬松的棕色头发。
其实,在艾伦踢到茶几时,他就醒了——他一向浅眠——然后目睹了少年之后的所有举动,不知出于什么心态,他在少年准备回头的时候,闭上了眼睛装睡。

给他盖了薄被以后少年持续热切的视线让利威尔不睁眼也能清楚的感受到,但如果睁眼,势必要面对有些麻烦的局面,虽然装睡很辛苦,利威尔还是忍了下来。

没想到,这小鬼居然就趴在自己身边睡着了。利威尔简直哭笑不得,尤其是在看见艾伦因为挤压而睡得变形的脸颊时,他特别想上手狠狠揉搓一番艾伦的脸蛋,出于自己照顾他的小不满,也出于对这个少年忍住痛叫又给自己盖被子最后趴在身边睡着的种种举动的淡淡的喜悦。不过利威尔只是想想。

他还想,这小鬼,有点可爱呢。
不过,也太傻了,大夏天专门给他盖被子!
想到这个,利威尔不免有些生气,却仍然没有忍心叫醒艾伦。他以一个轻巧的动作,翻过沙发,稳稳落地,然后光脚踩在地板上,绕到沙发这边来穿鞋,把沙发上的薄被给跪在地板上睡死过去的艾伦披上,轻轻巧巧的离开了。
就让这小鬼先睡着吧,是他自己要跪在这里的,就把他醒来时的腰酸背痛腿麻作为给自己大夏天盖被子的惩罚吧!

利威尔非常愉快的这样想到,然后穿鞋出门,打算买点饭菜回来,他可是错过了早午两顿饭,现在正饿着呢。

评论
热度(10)
© 喵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