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方的文字里有20%的少年和70%的猫。

她说。

恶龙和公主

是去年写的
@球菌疫苗 的故事
我们的故事
发出来存档



恶龙居住在北方。
它的的确确是一条货真价实的恶龙,掳掠财富,无恶不作。但是骑士们不知道有这样一条恶龙存在,因为它经常变作人的样子去做坏事。
坏事的种类非常多样而丰富,从通缉令们中占据一半的不同面孔到玩弄少年少女心的渣男渣女——都是它。
它乐意变成什么样子就变成什么样子,它骗财骗色骗心,挥霍那些不属于它的钱财买自己想要的东西,或者存起来,再变回龙形趴在财宝上睡觉。
它睡一睡就很多很多年过去了,再醒来时,通缉令们上的画像早已模糊不清,它走出山洞扮着人样,容貌也许是早已用过的那一个,但是却无人认出它来。
恶龙便毫无顾虑的又做了一轮坏事,欣赏了人们因为自己开心愤怒悲伤的各种情绪,心满意足的回到了自己的巢穴里,准备开始下一次的睡眠。

它和那些愚蠢的同族们不同。
恶龙不屑于搞大动静的破坏以至于暴露自己的老巢,它可不想一大群穿着铁皮的傻蛋们前仆后继的来骚扰自己,连觉都睡不好,最后还很有可能自己心爱的财宝们被洗劫了去。它知道这些小小的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人类们,其实有着可以把自己杀死的可怕力量。
而且,这些人类,那么多,死了一批又会有新的,但它可是独一无二,世界仅有一个的聪明恶龙,死掉了就没有了。
恶龙十分惜命,也非常狡猾聪明,它就这样过着舒服安全又充满乐趣的生活,独自度过了数百年的光阴。

某一天它变作一个美丽的少女,百无聊赖的在午后的街道上散步,远远的西方传来一声龙鸣,凄厉而悠长,盘旋着在天空上方回荡——恶龙的最后一个同类,死亡。
龙是自私的独居生物,在同类遇难时从不会出手援助,恶龙对这命绝时的最后长鸣早已见怪不怪,即使是在睡梦中,它也会被这声响惊醒。
街道上的人们奔走相告,大声的宣称“龙的时代结束了。”
最后的龙装作人的样子,同他们一起欢笑祝贺,佯装温柔的牵过自己英俊情人的手,定情的婚戒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当天晚上,恶龙一把推开了意图和自己亲热的情人,狠狠甩了他一个耳光,然后一把撸下婚戒丢在对方疑惑呆滞的脸上。“滚开!”它呵斥道。
第二天它假装无意的和这个镇子上最嘴多的女人谈起自己泡汤的婚约,在被询问原因时,意有所指的抹黑了那位无辜的未婚夫的性能力。
它又演了三天的戏,整个镇子的人都知道了镇上最英俊的小伙是个阉公鸡,然后翩翩然的褪下人的模样回巢睡觉去了。

这次它仅仅作弄了一个男人就回去了。
它再次迎来了自己漫长的睡眠,没有同类的嘶鸣,不知道再次醒来会是什么时候。

恶龙终究是醒来了。它算了算历法,发现意外的没有睡太久,便换上了一副其貌不扬的少女模样的皮囊,下山去了。
龙总是有公主的,可是恶龙它却一直没有遇到,或者说没有自己去抓一个。因为恶龙自己就可以变的比公主们好看许多,何况那些所谓的公主们并不会顺眼到哪里去,长年被囚禁在宫廷里生活,她们又蠢又任性,它曾变成粗野男人的样子佯装要强暴她们,把这些养尊处优的蠢鸟们吓到失禁,毫无风度可言。欺晦公主算是恶龙偏爱做的坏事之一。

恶龙对于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公主毫无期待,但是此时它作为一个新人少女警员,站在警局高高的登记柜台后,一个胖胖的女孩认真的做着自我介绍。
“我是一位公主。”
恶龙沉默了一下,然后微笑着说:
“啥?”

公主是从炎热的南方来的,白白胖胖,说话做事大方得体,礼节恰到好处却不显得疏离,简单的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出示相关的证件,证明了她确实是一位公主。
恶龙下意识的磨着后槽牙看着这个女孩思考着:它没有公主,但是这个公主却送上了门来。
但是恶龙却不想要。

恶龙以活了多年的毒辣眼力,一下就看出这个公主和她的国家没什么可榨的油水,那小国的国库还不如它那财宝山的山脚。于是这个公主对于恶龙来说失去了所有的吸引力,硬要说的话,恶龙出于本能,还是比较喜欢这个公主丰满的身体的,毕竟人类对于龙来说算是食物的一种,不过恶龙挑剔的很,从未吃过就是了。
虽然没有兴趣,但是基本的客套还是要有的,恶龙问:“您来这里干什么啊,天寒地冻的。”
“我来拯救世界。”公主微笑着回道,笑容真挚。

恶龙突然就对这个公主充满了兴趣。

恶龙最擅长的事情之一就是让别人喜欢上自己,短短几天,南国的公主就和这位北方的警员少女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友。公主翻阅典籍和史料,发现这一带在某一时段会爆发大量未解决的悬案,然后在多年后又重演,间隔时间不定。于是一心要拯救世界的公主就挎上了行囊,踏上了寻找真相的路途,来到了这个根据记载,案件发生最频繁的地方。
恶龙看着毫无防备向它吐露一切的公主,一点也没有要杀掉这个即将勘破它秘密的人的念头。
多有趣,恶龙想着。

它活过了太久太久的年岁,过于聪明的伪装是一层坚硬透明的壳,隔开了它与外面的整个世界,安全的很。没人发现这个壳子,自然也没人企图冲破壳子来和它说说话,它就乖乖的待在壳子里,趴在它的财宝上睡觉。然后一个说要拯救世界的公主跌跌撞撞的从远方跑来,在这个壳子前面走来走去,似乎发现了壳子的存在。
于是它便从睡梦中醒来,细细的打量这位奇怪但是有趣的公主。

公主是个很聪明的小丫头,剥去了对于陌生人彬彬有礼的外壳,她就是个脑子满是奇奇怪怪的想法,说话颠三倒四的小疯子。可是恶龙却懂她,那些密语一样的对话只有她们彼此才懂得含义,然后再一起爆发出大笑声。
恶龙把自己的经历做了删减当做虚构的故事讲给公主,看她听的津津有味,时而欢笑时而悲伤的模样,心底一片喜乐。公主可是一路从南方游历至此的人,她的故事见闻也不少,恶龙从她口中了解这个它在睡梦中错过的世界。

被丢弃的长剑和盔甲,自缢而亡的骑士,荒废的城池,生满杂草的农田——龙的时代结束,一些东西也该消亡了。
可是新的事物也在萌生——不用人力驱动的机器,高高升起的白色蒸汽,远远闪耀的灯火,装在金属长壳内的黑色火药。

恶龙感觉它从未如此快乐过。

透明的壳中的恶龙起身,慢慢的向着那个在壳边摸索的女孩迈去一步。

有天公主带了满脸满衣服的血来见恶龙。恶龙被她的样子狠狠的吓到了,差点把尾巴都露出来,还未开口询问什么,公主带着哭腔说:“我不想拯救世界了。”
恶龙上前拥住她,毫不介意那些新鲜的血污,问她:“怎么了?”
公主走在小镇上,鼻腔里脆弱丰富的毛细血管突然泵开,汩汩的血液悉数从她的鼻子里涌出,借着地心引力放肆的向下流淌。情急之下公主抬头,看到了一间敞开的房门里,一个农夫趴在桌上睡觉。出于礼貌她站在门边,敲敲门板,唤醒了那位农夫,想要寻求一些帮助。
那位农夫默不作声的站起身,绕过桌子,在她面前,关上了门。

恶龙帮助公主止住了鼻血,清洗了她脏污的脸蛋,替换了被血渍沾染的衣衫,搂着这个怏怏不乐的女孩,在床上躺下,想了想,讲了一个故事给她。
这个世界开始有很多龙,它们遍布世界各地,各自挑选了心仪的地方居住,互不相见,互不搅扰。然后渐渐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现了人,他们和龙们起了冲突,最后落败的都是龙。于是龙们就一只只死去了。除了最后的一只龙,它因为聪明才智而得以愉快安全的活着,世人们从未意识到它的存在……
故事讲到尾声时,公主就已昏昏欲睡,恶龙也适时的停下了讲述。半梦半醒的公主喃喃道:“它好孤单啊。”
孤单的龙抱着公主,也不知不觉睡着了。

第二天的公主恢复了精神,又兴冲冲的跑去了镇上的图书馆。
恶龙看着她远去的背影,非常少见的,有点担忧又有点期待。

恶龙来到透明壳的边缘,看着公主努力的敲打着那透明坚硬的外壳,歪了歪头,抬起巨大的爪子,在壳的这边,轻轻的在公主圆润的脸颊处,敲击了一下。
“我在这里哦。”

“我知道了!”公主捧了满怀的书本,一下丢在恶龙面前的柜台上。恶龙作为小镇见习女警员,正在百无聊赖的值勤,它抬头看着公主红润而富有生机的脸颊,猜到了公主接下来要说出口的话。
“世界上还有最后的一只龙!”
这些悬案都是龙做的。

恶龙并没有猜对公主的话,它以为公主发现了那些她苦苦探查的案子的罪魁祸首,结果她反而更关心的是龙。
“每次悬案集中爆发,都是在某只龙死去之后发生。”公主认真的补充解释道,“在‘最后’的龙死去之后,悬案爆发的情形就再也没出现过了。”
她用手掌撑着警局的柜台面——这是她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非常认真的对少女外表的恶龙说:“我要去找到它。”
恶龙迟疑了一下,问道:“你一个人去怎么杀掉它?”
“我为什么要杀掉它?”
“你不是要拯救世界吗?”
“龙也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呀,为什么要杀掉它呢?”
“……那你为什么要去找它呢?”
“因为它太孤单了。”公主敛下眉眼,语气温柔,“我要去把它从孤独里解救出来呀。”

公主在屏障那一边,趴在上面,大声的向里呼唤:“你在哪里!”
恶龙反而收拢了爪子和尾巴,把头缩在一块石头后面,假装看不到公主,虽然它巨大的身体比那用来躲藏的石头大了不知几倍。
我在这里啦。恶龙小声的在心里回应道。

寻找龙的计划就这么定下了,公主每天在图书馆和商店里奔波,收集资料和购买必备品,恶龙继续做它的见习女警员,默默的关注着公主的动态。

有天恶龙结束了工作,悠闲的走着,照常打算去找公主。远远的一个小孩子跑来,边跑边回头向后喊:“胖女人!你根本就不是公主!骗子!公主哪里有你这么胖……”
孩子话还未说完就一头撞到了什么东西上,他抬头一看,恶龙正死死盯着这个撞到它身上的孩子,蛇一般冰冷的瞳孔注视着这个孩子,立刻吓得这男孩失禁了。它毫不犹豫的对着男孩的脸上抽了一巴掌,直接甩掉了对方嘴里两颗刚松动的乳牙,也把这个不算矮小的孩子掀翻在地。恶龙抬脚直直睬在了男孩柔软的肚子上,脚尖还未使力就被公主呼唤的声音唤醒了。
公主焦急的喊着它作为人类的假名,让它住手,恶龙这才意识到,自己周围一圈都是惊讶恐惧的路人,脚下这个男孩,脸颊高高鼓起一边,满嘴的鲜血,下身一塌糊涂,早已昏迷过去。
路人们从震惊中缓解过来,开始嗡鸣着窃窃私语,男孩的母亲不明状况的拨开人群跑来,哭泣着怒骂恶龙,却出于本能不敢上前把自己的孩子从恶龙的脚下解救出来。
哭声,议论声,人类浑浊的呼吸和心跳声,一切声响在恶龙耳边炸开,此起彼伏的嘶叫,它浑身的血都泛着滚烫的热度,只有张口喷出毒火才能缓解。它何必要为一群人类而忍耐自己的不适呢?只是烧掉一座小镇而已。
它曾经为了一解喷火之欲而故意去别的龙的地盘上作妖,结果就是那个地方的龙不出几十年就被抹杀了。
恶龙不是什么好东西,它没有良心,陷害同类也毫无顾虑,就在它准备张口倾泻毒火之时,一个女孩冲破人群,闯进了恶龙的怀抱,怀里柔软的触感提醒着恶龙:
这是你的良心。
恶龙没有良心。这是之前,可是这个公主现在却是这只恶龙独一无二的,仅有的良心。
恶龙怎能受得了它的宝贝良心受委屈,在爆燃而起的怒火中,伪装的人性和冷静都无踪无影,堪堪挂住的那副人样勉强掩住了它的本形,却差点遮不住它的本性。
万幸,最后一刻良心小姐发挥了作用,一切因她而起的动乱也因她而平息。恶龙搂紧了怀里的少女,用卸下所有伪装之后的属于龙的冰冷眼神扫过这片愚蠢的人类,收获了他们的战栗和惊恐之后,一把将公主打横抱起,扬长而去。

静默中,公主开口道:“带我去看看吧。”她没说看什么,恶龙也没有问。它走了几步,就张开了翅膀,双手稳稳的托着公主,飞向了自己的巢穴。

原来这个狡猾的公主,早已看穿了那些空气们的伪装,穿过了那对于她来说并不存在屏障,来到了恶龙的身边,她说:“带我去看看吧。”

恶龙在自己的巢穴中舒展身体,伸开骨骼和皮肤,最终在金币推积成的山上由人彻底变回了龙的模样。公主看着这一切,她的眼睛里全是龙的身影,丝毫没有被过于闪耀的财宝们分去了目光,她走上前,龙便弯下长长的颈,将头蹭到公主面前,公主抚摸着龙头顶冰凉而坚硬的鳞片,轻轻说:“你真美。”
然后她在龙的鼻尖上落下了一个柔软的吻。

这是属于龙的公主。也是属于公主的龙。
这位伟大的公主的确拯救了世界,她不但拯救了这只孤单的龙,也将山下人民们从数年遭受恶龙骚扰的困扰中解脱出来,即使这些人曾经对她并不友善。
某年的春天清晨,公主陷入了永不会醒来的长眠,龙化作她们第一次相见时少女的样子,抱起它的公主,投身飞入翻滚的岩浆中。
最终,它发出了和之前同类们相同但又不同的哀恸长鸣。
远方骑士们的坟墓颤动,融作铁水的宝剑和盔甲沸腾着冒泡,一个老头早已掉光了牙齿的牙龈突然剧痛。

龙的时代结束了。

可是新的时代也到来了。

身居南方的女孩看着她北方的友人显示正在输入中,接着她手机的荧屏上就跳出来一句来自对方的讯息:
“你就是我唯一的良心。”

END

评论(2)
热度(2)
© Neko😺p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