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方的文字里有20%的少年和70%的猫。

她说。

补给雪魁的生贺

差不多是按照这张图的感觉来的



煤气灯下的夜晚


雪降一夜。

煤气灯灯光笼罩下的城市,轮廓模糊而庞大。

布鲁斯透过玻璃窗静静的看着落雪。他明明置身于最繁华的酒宴之中,身边簇拥着一众衣冠楚楚身份显赫的男男女女,但是他侧头看向窗外时的那一瞬,好像整个人被短暂的抽离了这边的世界,独自沉默的驻足于一片孤独的荒野。有人抬手轻轻和他手里的香槟碰杯,清脆而细小的玻璃碰撞声轻易的唤回了他的思绪。他转头回以礼貌的笑容,仰头用淡金色的酒液沾了沾唇。

红发的年轻人同样被簇拥在人群中,敏锐的发现了男人的一瞬失神,他有点强硬但是却又不显失礼的从贵妇小姐们的包围中脱身,抬手唤来他没有血缘的长兄:“迪克。”两人视线交汇后知晓了彼此的想法,他们擦肩而过,一个笑容满面迎向颇有微词太太小姐们,另一个离开这些裙撑和束胸衣包裹的生物们,走向了聚会的另一个中心的男人。

杰森几步靠近布鲁斯,旁边的人下意识的为他闪开,他凑在布鲁斯耳边,单手遮住面颊,好像说了什么重要的秘话。然后他放下手,收回前倾的身体,一脸凝重,布鲁斯有点讶异的看着他,最后两人无言的一同离场。周围的人识相的没有挽留也没有多问。

 

中年男人的的左耳微微发着烫,被他养子故作玄虚的无声呼息刚刚熨过,现在还泛着一点红。

 

布鲁斯后一步到达了杰森所在的房间,房间里没有开灯,青年面向窗外站着。落雪淡淡的散射着光,绵延的柔和的光芒,映出半片暖色的夜空。杰森回头,后颈的细辫微微摆动了一下,他先开口道:“我觉得你需要独处一会。”

布鲁斯:“谢谢。”

青年偏了偏头,说:“我可以申请打扰一下你的独处时间吗?”他有未尽的后半句要讲,却闭紧了嘴,他清楚布鲁斯知道他还要说什么。

布鲁斯默许了他的要求,抬手松开了领带,在沙发上安静的坐下。杰森无声的走近他,在宽大的扶手上坐下,皮革和海绵挤压发出轻微的嘎吱的声响,布鲁斯阖上眼睛,再一次默许了杰森进一步的行为。青年前倾身体,温热的呼吸贴上男人的脸颊,鼻梁蹭过他垂着碎发的额头,最终轻而慢的吻住了布鲁斯的唇。

黑暗中青年的眉眼愉快的舒展开。这谢礼不亏——他这次也没有说出两人都心知肚明的话。

 

有一句布鲁斯不会知道的话,杰森也没有说出口。

我在这里了,所以不必再离开了。


END



写完给雪魁看了,两个人交流了一下发现,我们在某种程度上一起共同完成了这幅画,这种默契的感觉有点棒,很开心。


 @雪魁-XQ 

生日快乐,今年的我也要你多多关照了❤

能认识你真是一件大好事



雪魁-XQ:

上课上到不记得生日...记错时间所以算错了,本来想喂自己个生贺的,还是没来得及。

煤气灯下的哥谭au的Jaybru,喜欢这个设定,街头小混混组鸟什么的很可爱,尤其对二少念念不忘,因为即使是小混混设定大少三少还是可乖的孩子,痞痞地抢劫的二少就很突出hhhh。后面两张是截图,二少小时候不是短发,所以私设画了长一点的头发XD

评论(1)
热度(105)
© Neko😺p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