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点开看详细的都是美少女
和美少女们介绍一下我女朋友
@球菌疫苗
没错头像就是她画的

先定一个小目标,比如说在东京买套房。

两个月没写东西,一个没有什么意义的复健,可以当bl看也可以当bg

我也不知道这两个人物是谁,随意脑补代入

 

他坐在床边,弯下腰去穿鞋,上身赤裸着,脊背拱起弧度,一节节的脊柱突出来,一路向下延伸到内裤边下面去。

我就这么看着,床和被子舒服的过分,它们软的好像打算把我淹死在里面一样。

 

他没说话,我也没有出声的打算。

 

他站起来,扣好腰带,依旧赤裸上身,走到房间的另一边去,捡起丢在地上的上衣,抖了抖灰,套头穿上。我无声的伸一个懒腰,更深的陷到床铺中去,看他穿好衣服后再从房间那头走回来,再一屁股重新坐回床边。他手肘撑着大腿,倾身拉开床头柜抽屉,摸出一包烟,倒了倒,还有两根。他随手塞给我一支,剩下的一支用干燥的唇松松夹着,长长的胳膊伸着,在抽屉里找火,找不到。他问询般的瞅瞅我,早晨时候的黑眼睛好看的过分,我心里被好看的咯噔一下,可是嘴巴被清晨时的懒意黏着,说不出话,哼哼两声,他便懂了,再翻几下,果然找到了。

瘪瘪的火柴盒里几根瘦巴巴的火柴依偎着,他十分冷血残酷毫不犹豫的拿出一根牺牲掉,点燃了自己的烟。他捻着那将烧完的小木棍,要给我也点,被我抵着小臂推开,晃动间搞灭了那点小火苗。他应该是搞不懂我想干嘛,大概也是早上犯懒不想说话,并没有问,抿紧唇,浅浅的抽了一口。我背贴着床,举起胳膊,从他嘴里夺了烟,搁在自己嘴里,也抽一口。他垂着眼睛看我,无波无澜,黑黝黝的眼珠子周围一圈毛茸茸的睫毛,扑棱两下,再扑棱两下。

我的背依旧不离床,把烟换到另一只手里,刚刚夺了烟的手,现在勾住了他的后脖颈,我的嘴贴住他的,缓缓的吹着烟气。

他好看的很有味道,感觉只有特别一点的早安吻才配得上。

 

他的睫毛也不扑棱了,安安静静的垂着,任由我亲他,待我放开他,他才慢慢直起身,还是没有说话。床头手机叽哩哇啦的闹钟开始响——我设的——他该先收拾收拾出门了。他又起身去关掉闹钟,再转身时,我抬起光光的脚正好踩中他不是很厚实的胸膛,蹭了蹭。奇异的早上无声结界,他握住我的脚腕,不用力,热乎乎的手掌包着,很舒服,他轻轻捏了捏,低头用唇贴了帖脚背,松开了。

 

“拜。”我用口型对他说,把光溜溜的腿收回被子里。

他一点头,转身离开了房间。

 

 


评论(2)
热度(5)
© 喵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