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方的文字里有20%的少年和70%的猫。

她说。

【萨杰】陆上海盗(2)


 

现代au

公路旅行

大家都在陆地上

没有海也没有船

ooc和bug

 

杰克·斯派洛似乎总有办法来解决自己的的烂摊子。

他沾了满身满头的麦秆和草桔,凭借天生的方向感,终于从广阔的农田里走了出来,来到一座农舍,一只大狗正在睡觉。少年悄悄的绕到一辆卡车后面,顺手拿走了一个搁在窗台上的苹果,然后无声息的踩着猫步,轻巧的翻过栅栏离开了这个院落,他回头看了看身后,确认了那只大狗还在酣睡。欢欣的雀鸟叼着窃来的苹果逃走了。

然后他来到不远处的一座小镇,整整衣装,把那些汗湿的头发拨到耳后,露出他自己年轻漂亮的面孔来,准备动用自己那一套花言巧语,来搞到一餐晚饭和一点情报。

他在一家小酒馆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那位身材圆润的酒馆老板娘有着一副好心肠,也如同杰克从她外表上猜测的一样,有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孩子,他一边嚼着食物一边大声赞美老板娘的手艺,在中年女人发自内心的喜悦中,不露声色的打听一位西班牙警官的事情。晚餐和谈话很快就到了尾声,外面沉下的夜色使得酒馆里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再待在这里未免有点不识时务,何况此时也是该动身夺回黑珍珠的好时机。杰克抹了抹嘴正要起身告别,身后就传来一个男人的粗野嗓音:“臭娘们!给我钱!”杰克回头,是个脖子粗短脸颊紫红的高个子男人,他一边嚷嚷着一边走向柜台后的老板娘,向这个女人索要赌资。杰克听到了酒馆里客人们的小声交谈,得知了这便是老板娘的混蛋赌鬼丈夫。那男人不顾老板娘的骂骂咧咧和抗拒,大手一伸摸走了女人围裙口袋里的所有钞票,揣到自己的衣兜里,大摇大摆的准备离开。

杰克却在此时跳出来,一副完全没有察觉周围气氛的样子,一头撞在男人的啤酒肚上,扯尖了嗓子喊:“你不能这样!”男人对这瘦骨伶仃的小鬼没有半点留情留意,一把就把杰克推到一边,完全没有理会少年的大喊大叫,走出了酒馆。男人一走,杰克立刻收了声,踮起脚尖隔着柜台给了老板娘一个拥抱,感谢了她的悉心招待,未等她说些什么,就飞一样的离去了。老板娘一低头,发现自己原本被掏空的口袋又变得鼓鼓囊囊起来。

 

杰克踩着夕阳残留的一点余晖,走在空空的公路中间,按照他的脚程,到达那所扣押了他心爱车子的警局,正是深夜。从警局中偷一辆车出来,这个主意仅仅是想想就让少年的血发烫起来,这样想着,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去践行自己的伟大的计划。

 

杰克当时逃的仓皇,车钥匙都没有拔走,萨拉查保管了钥匙,独自在警局二楼的办公室里坐着,他大概猜到了今晚会有位小贼造访,一边把玩着手里的车钥匙一边耐心的等待着。他敏锐的听到一点细微的声响,便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把钥匙扣在掌下,托腮假寐。然后软底鞋子和地板轻微的摩擦声证实了萨拉查的判断——这小贼终于来了。

杰克看着托腮睡去的西班牙警官,虽然有些窃喜,但是依旧警惕的防备着对方会苏醒,他甫一进门就看到了萨拉查掌下扣住半边的钥匙,他屏住呼吸靠近这沉睡的雄狮,意图从对方手下窃回自己的东西。少年汗津津的手指摁住那半边露出来的钥匙,慢慢的,慢慢的,一点点用力将那钥匙从西班牙警官的手里拖出来。他成功了,钥匙彻底从西班牙人那里解放出来,杰克带着一点本能回头确认警官是否还在安睡,结果正好和半睁着眼毫无倦意的男人对上了眼。在他灵敏的反应神经作出什么有效行动之前,他就被这男人牢牢的擒住了。成年男人的擒拿术岂是杰克可以挣脱的,但是他总有些让人无法预料的鬼点子。

少年一边将好不容易拿出来的钥匙握在手心,一边伸长脖子凑近这个英俊的西班牙男人,结结实实的给了对方一个吻。

一个帅警察,不亲白不亲。杰克占了便宜,也瞅准了机会,从男人因为惊讶意外而松动的手掌中逃脱。他身子甩出去老远,绕过办公桌冲向窗户,一缩头,正好从那处跳出,他不知道从那里偷来一辆干草车,跳下去正好被接住,毫发无伤的从那草堆里探出头来,满头的草屑,对着楼上扒着窗沿的萨拉查伸长手臂抛去一个飞吻。

“Nice kiss!”这小贼雀捏着钥匙笑的得意,没有任何等待萨拉查回应的打算,就从草堆里飞快的爬出来,溜进了无边的夜色。萨拉查撑着窗台,无意识的叹气,并没有急于下楼追捕,转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拉开抽屉,另一把银亮亮的钥匙安静的躺在里面——这才是真正的属于黑珍珠的钥匙。

萨拉查没有料到杰克的小手段,杰克也没有猜到他的这一后手。

西班牙人靠进椅背,无意识的摩挲手里的那枚钥匙,想起了来自那个小贼慌乱之下的亲吻。虽然立场敌对,萨拉查依旧要对杰克的那句话表示赞同,的确是个不错的吻。

 

被西班牙警官戏弄了的杰克有点生气了。他尚年轻,一番努力之后却没有意料之中的成果,难免沉不住气,他走在返回警局的路上,小脑袋瓜盘算着无数的计划。最终他再次来到警局楼下,想着要怎样狠狠作弄这个西班牙佬,却恰好看到楼上的灯熄灭了——那个男人要下楼了。杰克立刻屏住呼吸躲进阴影里,暗中观察到那个男人走出警局,走向一辆轿车,一副准备离开的样子。杰克摸了块石头,悄无声息的绕回另一边,一甩胳膊,把硬邦邦的石块丢向了刚刚熄了灯的警局办公室。少年摸黑并没有如愿击碎玻璃,石块撞击在了金属的窗柩上,发出一声不小的响动,成功吸引了刚刚拉开车门的萨拉查的注意力。男人谨慎的再度锁上车,来到响声这边查看,少年却绕到另一边溜到警官的车后,熟练而飞快的撬开了后备箱,躲了进去。萨拉查没有发现异样,毫无所觉的驾车离开了。

萨拉查按照计划要去另一个城市出差,原本出差前夜的休息被这个小贼搅乱了,他算了算时间,决定不再回家休息,直接驱车前往目的地的酒店。杰克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经历这样漫长的一次后备箱特座旅行,长期徒步和整天奔波之后的倦意一起涌上来,挤在杰克的脑袋里,伴着车辆摇晃混成一团,最终成功的把少年拖进了睡眠的深渊中去。

 

远处的天边射来破晓的光,照亮了西班牙警官眼前的道路,却无法穿过金属板唤醒沉睡的少年——他们快要到了。

TBC

 

我也不知道我这章写了什么,感觉乱七八糟全无手感,被数学压榨出来的灵感都死了x

其实我只是想写个一发完结果发现写不完了……

我!好想!写!他两!热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但是感觉这个破进展这么慢要很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崩溃)

要不然我们跳过正剧吧。

不过也只是热吻而已并没有车。

花了很多篇章来写小杰克,全是我的个人私心,杰克虽然算不上传统意义上的好孩子但是还是有良心的~要是觉得没有意思大家忘了就好了,不要讲出来伤我的玻璃心(x)

评论(4)
热度(25)
© Neko😺pp | Powered by LOFTER